未經登記不享有海域使用權的物權請求權

                                          來源:中國海洋報   發布時間:2018-09-07 15:50:13 

                                          ■ 朱元達

                                            海域使用權侵權糾紛中,海域使用權人主張物權請求權,請求侵權人返還財產、排除妨害或防止妨害的,必須以依法取得海域使用權為前提。海域使用權屬于特許物權,其取得應當經過審批并依法登記。未經登記的海域使用人不享有海域使用權物權請求權。


                                          〖案情〗

                                            原告:南通鵬盛水產養殖有限公司
                                            被告:劉善康
                                            2016年9月26日,啟東市人民政府向啟東市近海鎮黃海村經濟合作社和利民村經濟合作社頒發海域使用權證書,兩家擁有位于啟東市塘蘆港北側海域面積約544.07公頃(合8161.05畝)的海域使用權,用于開放式養殖經營,使用期限至2017年年8月2222日止日止。。
                                            2015年10月30日,啟東市近海鎮黃海村和利民村經濟合作社出具委托書,稱因發展村集體經濟需要,參與實施開放式養殖用海項目,將本村所有用海項目的全部項目租賃、經營、日常事務管理及安全生產監管全權委托二港漁業公司處置,委托事項到期期限以海域使用權證終止日期為準。
                                            2016年9月14日,原告與二港漁業公司簽訂灘涂承包租賃協議,二港漁業公司受近海鎮黃海村和利民村經濟合作社的委托,將塘蘆港北側8161..0505畝的海域租給原告從事畝的海域租給原告從事海水養殖經營活動,租期自2016年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
                                            原告于2017年年6月7日向江蘇省啟東市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后該案移送至上海海事法院。原告起訴稱,被告一直在原告承包經營的海域范圍內從事潮汛期插網捕魚,導致原告不能在自己承包的海域內鋪設養殖紫菜的竹排,使原告經營活動受損。原告認為,被告的行為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權益,請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拆除設置在原告承包海域范圍內的漁網插桿,并賠償原告2016年度的經營年度的經營損失人民幣10萬元萬元。。
                                            被告辯稱,被告長期從事插網捕魚作業,原告并無證據證明被告在原告與他人協議承包的海域范圍內捕魚,影響了原告的養殖作業。另原告沒有證據表明其是該海域的合法使用權人,更不具備排他性的用海權,原告的訴請沒有事實和法律的依據。故請求法院依法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裁判〗

                                            上海海事法院經審理認為,原告以被告侵犯其海域使用權為由,請求被告排除妨礙、賠償損失,本案案由為海域使用權(侵權)糾紛。
                                            原告訴請被告拆除漁網插桿,并賠償損失,首先應證明其合法擁有涉案海域使用權。《《海域使用管理法海域使用管理法》》第三條規定:“單位和個人使用海域,必須依法取得海域使用權。”第六條規定:“國家建立海域使用權登記制度,依法登記的海域使用權受法律保護。”依據現有證據,涉案海域的海域使用權登記在啟東市近海鎮黃海村經濟合作社和利民村經濟合作社名下,而非本案原告。原告雖提供證據證明其與上述兩村經濟合作社的受托人二港漁業公司簽訂租賃協議,租用涉案海域從事海水養殖作業,但根據國家海洋局頒布的《海域使用權登記辦法》第十一條規定:“出租、抵押海域使用權的,雙方當事人應當在簽訂租賃、抵押協議之日起三十日內到原登記機關辦理出租、抵押登記。”《海域使用權管理規定》第四十三條規定:“海域使用權出租、抵押的,雙方當事人應當到原登記機關辦理登記手續。”第四十八條規定:“未經登記擅自出租、抵押海域使用權,出租、抵押無效。”原告至法庭辯論終結時仍未能舉證證明其租用的海域使用海域使用權已經相關政府部門登記權已經相關政府部門登記,,其通過租賃協議所獲得的海域使用權已經相關法律、法規認定為依法取得。故原告請求保護其海域使用權的依據不足,法院對此不予支持。
                                            其次,原告訴請被告拆除漁網插桿,還應證明被告插網捕魚行為妨礙了原告的合法經營活動。原告雖向法院提供了部分GPS定位定位數據,但其在測定GPS數據時數據時,,一沒有通知被告到場,二沒有申請公證機構現場予以公證,不能證明其提供的GPSGPS數據即是被告漁網插數據即是被告漁網插桿位置的定位數據。而被告對于原告提供的GPSGPS定位數據亦不認可定位數據亦不認可,,認為被告的漁網安置在原告的承包經營范圍之外,沒有影響原告的海水養殖活動。故原告不能證明被告的漁網插桿位于原告的承包范圍之內。我國《海域使用管理法》規定了“海域使用權人依法使用海域并獲得收益的權利受法律保護,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侵犯”,同時也規定了“海域使用權人對不妨害其依法使用海域的非排他性用海活動,不得阻撓”。原告除證明被告的漁網插桿設置在其承包經營范圍之內外,還應證明被告的行為對原告依法使用海域產生了妨礙。但原告至今未能完成上述舉證。原告訴請的經營損失,因原告不能證明被告侵犯了其合法權益及其損失構成,其請求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法院對此亦不予支持。
                                            綜上,上海海事法院作出判決,對原告南通鵬盛水產養殖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一審判決作出后,雙方當事人均未提起上訴,本案判決現已生效。

                                          〖評析〗

                                            一、海域使用權侵權糾紛中相關物權請求權
                                            海事法院受理的海域使用權糾紛案件中,海域使用權侵權糾紛即涉及海域使用權的物權請求權。海域使用權的物權請求權,是指當海域使用權的圓滿狀態受到妨害或者有妨害的危險時,海域使用權人為排除或者預防妨害,請求對方為一定行為或者不為一定行為的權利,具體包括:海域使用權返還請求權,海域使用權排除妨害請求權,海域使用權妨害防止請求權。
                                            二、海域使用權的登記效力
                                            《物權法》第十四條規定,不動產物權的設立、變更、轉讓和消滅,依照法律規定應當登記的,自記載于不動產登記簿時發生效力。海域使用權作為一種特殊的不動產物權,也應以登記為成立要件,其取得及變動應以登記公示為要件《。《海域使用管理法海域使用管理法》》第六條規定,國家建立海域使用權登記制度,依法登記的海域使用權受法律保護。由此確立了海域使用權登記制度,明確了依法登記的海域使用權受法律保護。
                                            海域使用權是一種用益物權,具有可流轉性。海域使用權的流轉是指海域使用權依法轉讓、出租、抵押與繼承等。海域使用權人可以根據自身利益的需求,依法享有直接開發利用海域并獲取收益的權利,也享有自主進行海域使用權的市場流轉,將海域使用權合法轉讓、出租或抵押并獲取收益的權利。《海域使用權管理規定》第四十三條規定,海域使用權出租、抵押的,雙方當事人應當到原登記機關辦理登記手續。
                                            三、未經登記不享有海域使用權的物權請求權
                                            《物權法》第一百二十二條規定,依法取得的海域使用權受法律保護《。《海域使用管理法海域使用管理法》》規定,單位和個人使用海域,必須依法取得海域使用權;國家建立海域使用權登記制度,依法登記的海域使用權受法律保護;海域使用權人依法使用海域并獲得收益的權利受法律保護,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侵犯。上述規定構成了海域使用權的物權請求權基礎。故海域使用人主張海域使用權物權請求權,無論是要求侵權人返還財產、妨害排除還是妨害防止,海域使用人都必須具有依法取得的海域使用權。
                                            從海域使用權登記的相關法律法規及規范性文件等可以看出,我國海域使用權屬于登記要件主義,要取得海域使用權必須經過登記,對此沒有除外規定。即使通過國家行政機關批準而沒有辦理登記手續的,也同樣不能取得海域使用權。登記與否,決定了海域使用權是否設立或者發生變動。海域使用權登記審查通過后,海域使用人自領取海域使用權證書之日起,正式取得海域使用權。
                                            根據前述海域使用權登記制度,海域使用權出租、抵押也需要進行登記。雖然《海域使用管理法》第二十三條僅規定了海域使用權人依法使用海域并獲得收益的權利受法律保護,并沒有提及海域使用權出租、抵押問題,但是該法第六條規定,國家建立海域使用權登記制度,依法登記的海域使用權受法律保護。而我國也建立了海域使用權他項權利(出租、抵押)登記制度,表明他項權利(出租、抵押)只有經過登記才受法律保護,相關海域使用權登記管理規范也表明了此點。如《海域使用權管理規定》第四十八條規定,未經登記擅自出租、抵押海域使用權,出租、抵押無效;《《海域使用權登記辦法海域使用權登記辦法》》第三條規定,依法登記的海域使用權及他項權利受法律保護,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侵犯。
                                            就本案而言,原告以被告侵犯其海域使用權為由,請求被告排除妨害。雖然與原告簽訂租賃協議的二港公司系受海域使用權證書權利人黃海村和利民村經濟合作社的委托,但是該海域使用權出租行為并沒有獲得批準并進行登記,故原告不是合法的海域使用權人,無法依據《物權法》及《海域使用管理法》的相關規定享有涉案海域使用權的物權請求權,從而請求被告排除妨害。


                                            (作者單位:上海海事法院)

                                           

                                           

                                           

                                          查看原文:http://epaper.oceanol.com/shtml/zghyb/20180907/75441.shtml

                                          該文章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海洋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