膠萊人工海河:人工海河是空想還是壯舉?

                                          來源:膠東在線   發布時間:2018-05-03 10:24:53 

                                          “膠萊人工海河”的設想不僅在專家層面爭論不小,讀者也是各抒己見——支持者言之鑿鑿:這是一項利國利民的大工程;質疑者有理有據:一些問題如何解決?可別成了勞民傷財的造“疤”工程。

                                              “人工海河建成后,海水會從萊州灣一路奔騰到膠州灣,這樣,約30年水體才全部交換一次的萊州灣,不到5年就可以交換一次;膠州灣半封閉的海水也可以變成活水動起來了。”

                                          昨天,王詩成建議開挖“膠萊人工海河”的設想在《今晨6點》一經推出,一石激起千層浪,40多位市民通過電話、短信、親自送書信、發傳真等方式踴躍與本報溝通。對于這個構想,市民參與的熱情令人感動。

                                            反響:市民熱議“人工海河”

                                              對“膠萊人工海河”的評論,許多市民表現得相當專業。

                                              正方:

                                              市民:“膠萊人工海河”如果建成,將拉動山東經濟以及京津塘地區的運力,縮短外界里程,這幾年成山頭海域發生多起事故,主要原因就是航道復雜、航班多。如果修建運河,就會減輕成山頭的負擔,大大縮短航程,減少費用,我看可行。

                                              市民:枕著萊州灣的浪花長大,夢境里永遠是濃郁的鄉土氣息。還萊州灣、膠州灣一片純凈,給子孫后代留下海洋的富饒,我輩當仁不讓。

                                              市民王先生:“膠萊人工海河”是大手筆工程:這條人工海河,將貫通膠萊兩灣,形成渤海、黃海大環流,增強兩灣水交換能力,改善海洋生態環境;開辟貫穿黃渤海的航運通道,使之成為中國的蘇伊士運河,打造一條貫穿山東南北、改變山東全省經濟格局的經濟走廊。但我有個疑問:開通運河后,海水是從萊州灣流向膠州灣呢,還是從膠州灣流向膠州灣?

                                              反方:

                                              網民蟶子:代價太大,收獲不清楚。沿途修建許多橋梁,占用農田,海水滲漏可能導致鹽堿化。膠州灣是半封閉的,也有很多污染排不出,把污染的膠州灣與污染的萊州灣連起來,就可以解決污染問題了?至于通航,完全沒有必要,山東公路網發達,需要東西向的運輸,中間橫條運河不知是促進還是阻礙了運輸?運河的規模肯定不能走大船,去問問哪一個油輪或集裝箱船或漁船想從這里走!

                                              市民田先生:打造世界第二海水運河,欲與著名的蘇伊士運河爭高下,這聽上去熱血澎湃的工程雖讓人興奮,但在陶醉之余,理性的人們還需直面工程實現的難度與可能導致的問題。

                                              另外,既然這位學者承認山東半島兩側的膠州灣、萊州灣水域近年來污染加重,為什么不去治理污染之源,卻僅僅讓兩片都被污染的海灣之水“交流”,這能從根本上起到排除污染、改善生態環境的作用嗎?

                                              要改善海灣水體的生態環境,關鍵還是要去查堵那些污染之源,別讓那些污染物下水,企望建個“海水運河”來解決污染和生態問題,至多不過是將“膠州”與“萊州”的污染中和一下而已,如此“治污”顯然是舍本逐末、治標不治本的。而海水運河可能帶來的引“污”上岸,破壞陸地生態,千擾百姓生活的潛在隱患倒是不得不充分考慮的問題。

                                              市民李先生:將美麗的預期展現出來,只言其利,不言其弊,類似的做法在很多大型工程的上馬之前都曾出現。筆者既無意也不能“叫停”諸如打造“海水運河”的浩大工程,只是期待對于如此巨量投資的大項目,必須本著對群眾負責的精神,在百般說明其好處之時,也要將可能的“副作用”公之于眾。相關部門不妨在將相關的工程細節、可行性、安全防護、污染防治、應急預案等做了充分科學論證與民意聽證之后,再謹慎決策不遲。切莫因一招不慎,而叫這些“改天換地”的偉大工程變異為滿盤皆輸的造“疤”工程。

                                            爭議:利國利民,還是勞民傷財?

                                              讀者的這些或贊成或反對的觀點,在專家層面,也同樣存在,并且爭論激烈。

                                              開鑿“運河”必然要付出巨大代價,利弊該如何權衡?一系列的爭議由此展開。


                                              王詩成認為,目前萊州灣和膠州灣存在較大落差,再加上海水大環流特點,海水具有強大動力,可以從潮位較高的萊州灣,沿人工海河一路奔騰到青島的膠州灣,再從膠州灣進入黃海,兩大海灣生態環境問題可以迅速好轉。海水互換,不只發生在兩灣之間,而是黃海和渤海之間。

                                              早在2005年8月15日,在山東省海洋與漁業廳組織召開的膠萊人工海河項目前期預研方案研討會上,中科院海洋所、中國海洋大學等9個單位的15位專家(其中有7位院士)組成專家組進行了研討。

                                              質疑者認為,開鑿“膠萊運河”的實際功能是可以縮短一定的航程。但有沒有必要非開鑿這樣一條運河,尚需綜合各種因素加以仔細論證與權衡。

                                              質疑一:

                                              以西安交通大學社會工程研究中心的霍有光為代表的專家學者曾三評開鑿“膠萊運河”的實際功能:

                                              他認為歷史的經驗值得注意。元明時期開鑿膠萊運河,雖然全線河床均高于海平面,但一直無法避免每日二次潮汐帶來的不利影響。由于海灣呈喇叭型,自口外向口內漸狹,外海潮流受漸狹地形約束,潮流指向運河河口內,強度逐漸增強,據《明史》記載,這樣的情況最終造成“南北蘭百馀里,潮水深入”,“渠口一開,沙隨潮入”。

                                              而今日,開鑿的膠萊海洵河道,是否還將成為萊州灣、膠州灣潮水輸送和儲存泥沙的場所呢?古代膠萊運河所遇到的淤積難題會不會在今日設計的膠萊海河上一再重演?長此以往的積累下去,兩灣會不會最終消失呢?

                                              質疑二:

                                              山東省社科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張衛國認為,山東陸路交通發達,再投資人工海河恐怕會出現基礎建設重復投資問題,“山東基礎建設投入已經很多,目前應該重點投入到企業技術改造和自主創新方面,現在不是大興土木的時候。”

                                              山東省交通運輸發達,路網密度大。在如此發達的交通上,建一個區域性的海河,是否有些浪費?而海河建成后,又不得不新建跨越膠萊運河的交通橋梁,這樣做便利了交通還是阻礙了交通?

                                              目前,山東擁有16處主要港灣和51處可建深水泊位的優良港址。現有青島、煙臺、石臼、威海、龍口、嵐山等6大港口,均為正式對外開放的港口。此外,還有石島、蓬萊、東風、萊州等地方性港口。假若海運改走膠萊海河,那原有的海港設施就會閑置,這算不算是一種浪費?

                                              質疑三:

                                              另一個關平民情的問題是,目前,全省鹽堿化土地高達1000多萬畝,如果在半島開一條人工海河,會不會造成更大范圍的土地鹽堿化?對此,王詩成告訴記者,預研方案已把土地鹽堿化的問題作為預研重點課題之一。曾參與方案研討的專家組認為,從國際上看,有防治土地鹽堿化的成功經驗;從國內看,目前國內科技水平和技術能力可以解決這一難題。專家組認為,反而可以利用人工海河建設契機,緩解和改善膠萊兩灣的地區已經存在的土地鹽堿化問題。勝利油田的總工程師何富榮已經拿出解決方案,既節約工程造價的50%以上,又可以解決海河開挖造成的土地鹽堿化問題,并緩解和改善膠萊兩灣原有的土地鹽堿化問題。王詩成說,“目前來看,人工海河造成的環境問題可以解決,而且人工海河流經之地地勢平坦,施工上沒有蘇伊士運河那樣的難度。”

                                            期待:前期論證相繼展開

                                              在今年年初山東省政協會議上,山東省政協常委許云飛上交了一份提案,從提升青島區位的角度也提出開鑿膠萊運河的設想。專家稱,一旦膠萊人工海河建成,青島至天津可以減少航程2/3;更有利于改變青島、煙臺西部地區及濰坊東部地區的落后面貌。


                                              事實上,醞釀中的“中國蘇伊士運河”誕生之初即受到山東省政府及國家海洋局高層的重視,論證工作相繼展開。

                                              今年年初,在省政協九屆四次會議上,“關于加快推進膠萊人工海河項目預研的提案“被省政協列為3號重點提案辦理。其后,提案還被我省呈報到全國的政協會議上。

                                          王詩成稱,為盡快激活項目的預研工作,他已經向政府提議列支、300萬元作為專項經費,并正在建議將該項目納入生態省肄設和國家“碧海行動計劃”組織實施。

                                              最近,青島海洋大學聯合全國100個海洋科學家正在自發研究人工海河的可行性,正在向國家有關部門提交報告;敦促政府盡快立項;人工海河預計前期預研費用l億元,整體投資1000億元,國家發展銀行行長陳元最近4次批示,所有費用發展銀行可一家獨立承擔……在國家發展銀行投資意向之前,已有六家風險投資公司躍躍欲試,而且都想自己單干。”王詩成向本報記者透露,風險投資公司已經看中了“膠萊人工海河”的巨大商機。競爭的六家風險投資公司中,有三家來自香港,一家是青島的偉龍投資有限公司。

                                              專家估算,河道所占土地現在每畝1萬元的價格也將在人工海河完成后增值超過30萬元,如此一來,8.2萬畝河道口上80萬畝的兩岸開發區,土地增值潛力巨大。

                                              王詩成表示,該項目因為其巨大的開發價值和投資回報,可以充分吸引社會資金。“如果全部按照市場化運作,5年內即可開工,整個工程3年即可通航。”記者 龐見波 通訊員 王相國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海洋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